• 说什么好呢

    2009-03-13

    说什么好呢,去看了只有下午才在电影院上映的<二十四城记>.衡山电影院一直都很阴冷,观影的人是个位数.

    有点凄惨.

    贾樟柯的那些定格的镜头,还有突然出现吕丽萍的那种从记录片到伪记录片的不适应感和三十好几的赵涛扮演80后的那段说话,让我不甚欢喜.陈冲的表演最为自然,其他人表演味太重了.加之影院的阴森,真想早早散场而去,该干吗干吗.

    我还是喜欢看故事,至于是不是一部成功的商业广告,不得而之.肯定比中央电视台那些投拍音乐电视的傻比企业强多了.

  • 拿出来晒了以后,就算彻底过去了,一点儿不留.

    北京

    麦子店,山人乐队

    南锣鼓巷mimiliang

    聚会YOYO&SAM

    illumi,天蝎

    人民广场,地震后

    创意产业周,牛叉.com

    交大运动场

    后视镜中的家  乡

  • 香草味的烟丝/不知道该不该喜欢/在写了一个大大的戒字之后/点上了它/还依恋着/包括他的城市/情人节却不见了/象卷烟忘记了烟嘴/
    /总之还会再去那/也许一个人/短发/她也始终不笑/

  • we do chicken right

    2008-12-10

    简单的食物
    廉价并且恬不知耻
    生长二十年的油脂
    没有扎根
    若是恨当年
    再请再恨一恨现在
    对老巨三敬仰
    比不上三秒爱情
    当他们列队下锅
    准时产生危机
    认识爱
    或者爱不认识你
    看多了香皂
    看多了面条
    看多了一二三四五六
    看多了时间泡沫
    看多了失踪的蟾蜍
  • 记平湖

    2008-11-16

    一个被CTRL V的小城又突然出现

    还有那些不远处一百六十层的楼房

    它们同时占领着模糊的思念

    而这一切全部在爱人的嘴唇里面

    融化成一具蜜水

    并成为本命年残酷的一幕

  • 10.22

    2008-10-25

    市民们还在继续生活,青菜照样买,高跟皮鞋照样穿。倒是厄尔尼诺现象越来越嚣张,截止10月22号,秋天还未完全进入。
    而当夜幕降临,那个叫顶楼马戏团的上海演出小分队,占领了徐家汇公园的7点档。
    黑白电影和卡拉OK的拼贴并不足为奇,但是陆晨那一嗓子已经吼破了我们对先锋艺术最低级的判断。
    我也在那个时刻将他们定义为了上海最老乱的先锋乐队。
    这也标志着两年之后我又一次坐上了摇滚女青年的的拖拉机,依然希望自己保持一个小市民的高中级趣味。
  • 2008-10-14

    2008-10-14

    偶然在同事那边看到日本的一家街头snap网站,比起国内的街拍网站,它的照片质量堪称精美,加之日本人精美的脸孔和高超的化妆技术,在某些方面是更加大气一点。

    另外也用了不知深浅的“下一页”模式,也让我在不停的NEXT中不亦乐乎,那些嗲死人的日本妹妹啊。

    http://www.dropsnap.jp

  • .

    2008-10-02

    我想在这篇博客里贴一张她的照片

    曾经的20岁的笑脸

    现在经过6年的辐射

    变成一块苍老的皮

  • 这是全上海最火暴的地方,可见双年展吊起了更多人的胃口.
    的确是一次成功的全民运动,看上去象一次颠覆上海人民崇尚免费精神的起义.
    暴雨将至的时候,这群与我一样,关心艺术的上海人民,也感受到了那一种闷热.
    就象人人都会使用photoshop和盗版windows一样,人人都去欣赏现代艺术,这并不是一种炫耀.
    当然,快并无聊着的人们除了会在礼拜天去接受艺术的洗礼之外,也还是会去开心网投票和买车.
    不知道他们其中会不会有人期待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成为某一座慢城里的慢客.
    在撤展的前一天,我一定会去的.
  • I LOVE U

    2008-07-13

    不知道为什么,当气温越接近体温的时候,人就以越激进的方式集中在一起比赛汗水蒸发速度。
    在大马路上,有人并不专心,甚至在等候红灯的时候皱起了鼻子。
    super market里面被切成片装的三文鱼,显然不会感到这个夏天的炎热
    糖果如果幸运的话,也不会在高温下熔化,变得丑陋和缺乏口感
    城市总是眷顾某一些特殊的物种群落,它们从一出生即被保护和追捧。
    在离开梅雨季节的那一个晚上,所有的商品和那些人都开始聒噪起来。开始适应生活。从一条街到另一条街,从某一年的夏天到另一年的夏天。
    他们有不同的口音和外貌,他们不是熟悉的人,或是不再熟悉。熟悉的只是南方的闷热,在雨季过后的周末。
    路过的不再是一条简单的街道,它们纵横在你的面前。
    越过麦当劳,烧烤摊,便利店,回到家里。习惯性地做一些家务。洗床单,棉TEE,浴巾。
    而在困的时候,盼望着一个虚幻的未来,这个未来包括简单的素食,还有新鲜而凉爽的空气。
    当然,这些永远不会出现在这里。